關於女孩的顏值問題,我已經寫過幾篇文章了。

而我前兩天看到一條關於美食的微博,不禁又想扯點東西。

那條微博是這麼說的:

我愛吃甜食,但不是所有高糖的東西都能被稱之為好吃的甜食。好的甜食,甜永遠只能排第二。比如荔枝很甜,但荔枝味必須足夠風騷,甜味再濃也只應該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。我愛的是甜的荔枝,而不是荔枝的甜。我所討厭的甜食,是吃一口除了甜沒有其他討喜的味道。

我在法國的時候有幾個讀藍帶的朋友,他們告訴我,真正高檔的甜品都是把糖的味道、油脂的味道,以及牛奶、果香、奇異的香料等味道進行恰到好處的配比,還帶著一點剛從烤箱裡端出來的焦香。

它們融合出一種奇妙的口感,在口腔裡慢慢融化開,吃完很長時間都回味無窮。

但街邊小店的劣質甜品,上面一定撒著厚厚的一層糖粉,咬下去只有滿嘴的甜味。好像我不是在吃一種經過精心調配和烘烤的精加工美食,而是被灌了滿滿一大勺白砂糖,那種單調乏味的甜會讓我一整天都沒什麼胃口。

1

我之前談過最久的一段戀愛是3年。

一開始我的確非常喜歡她,她長得很漂亮很清純,說話的聲音和笑起來的樣子都是甜甜的,也沒有談過戀愛,很多事情都不懂,特別容易激發我的保護欲。

熱戀的時候也確實挺幸福的,她單純又容易滿足,喜歡研究化妝打扮,我送給她一件新裙子就能讓她開心很久。

但是,這樣的日子也沒持續多久。後來我忙於創業,每天都在認識不同的人,接觸全新的東西,但她的世界依然還停留在校園裡,停留在零食、美妝和偶像劇裡的愛情上。

剛開始的時候,我每天不管工作再忙都會抽點時間陪她說說話,但後來我發現,我想說的事情她都聽不懂,而她的話題,幾年以來都是翻來覆去的那幾件事。

很多個晚上我看著熟睡的她,還有她床頭的一堆時尚雜誌和瓶瓶罐罐,甚至會覺得壓抑,覺得我和她的戀愛就像窗外的夜空一樣,曾經可能綻放過幾個絢麗的煙花,但現在已經步入了無邊的黑暗中。

後來有段時間,我的事業遇到了瓶頸,最忙的時候我每天睡不了幾個小時,經常為了一篇稿子通宵達旦。而且,比身體上的疲憊更折磨人的是精神上的孤獨。

我不能把這些事情告訴她,她也不會理解。

那時的她依然不諳世事,每次見到我都要我猜她的新口紅是什麼色號,在微信上發七八個淘寶鏈接讓我幫她挑衣服,或者撒嬌讓我帶她去吃最新的網紅美食店。

我知道我們早就不在一個世界裡了,我的世界她沒辦法進來,她的世界我也不可能再回去了。

她依然漂亮,依然單純,依然甜美可人,但這一切都不再是口感豐富誘人的甜點,而變成了一勺難以下嚥的白砂糖。

最終,我在一個深夜把她給我的所有淘寶鏈接都幫她下了單,然後跟她提了分手。

2

直到現在,向我諮詢的女生當中也有很多這樣的“白砂糖女孩”——她們長得非常漂亮,性格溫柔氣質甜美,足夠吸引很多男人的關注,也不會缺乏追求者。

但是她們的“愛情”往往來得快,去得更快,男人總是一開始對她們百般討好,時間稍長一些就開始冷落怠慢。

我聽完她們更多的故事之後就會發現,她們和男友的精神世界通常是不太對等的。

就像我和那個相處了三年的女生一樣,我一直在非常努力地向前走,讓自己更進步更充實,她卻始終不曾向前一步,以至於兩個人越來越無話可說,日子從繽紛的甜蜜,過成了乏善可陳的,發膩的甜。

如果按照LAS三元素來說的話,“白砂糖女孩”能夠很容易地讓男人燃起“慾望”,卻在“製造氛圍”和“打造共鳴&rdquo

;的步驟停滯不前。

但事實上,三個元素就像甜品中糖、脂肪和其他調料的配比一樣缺一不可。如果“氛圍”和“共鳴”的部分始終處於空白狀態,那麼燃燒的“慾望”也就只能迅速熄滅。

3

女生長得漂亮有多重要呢?幾乎沒有男人可以抗拒漂亮的女生,這已經被刻在了男人世代相傳的基因裡,就像人類的基因就熱愛甜味,需要從醣類中攝取能量一樣。

但沒有人願意一輩子每天只吃糖,只品嚐甜味,就像也不會有男人能夠一輩子麵對著一個只有容貌的女生,還始終如一地對她充滿愛意。

好的甜食,甜永遠只能排第二;就像好的姑娘,最吸引人的一定不是美貌。

她們能夠讓男人愛上的,是“顏值高的自己”,是她們身上取之不盡的魅力和誘惑;而不是讓男人僅僅愛上她們的顏值,激情消退本能滿足之後,一切索然無味。

參考來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