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時候口吃又內向的Emily Blunt,經過多年的演員生涯脫胎換骨,演出了許多聞名全球、膾炙人口的經典角色。如今她再創生涯高峰、擔綱迪士尼經典歌舞片續集(Mary Poppins Returns)的神奇保母Mary Poppins。聽聽她獨家分享自己的婚姻生活、為人母的點點滴滴,以及施展魔法在倫敦天空翱翔的奇幻體驗。

不凡童話魅力
比起平常的BAZAAR拍攝,這次與Emily Blunt的合作充滿了奇幻的氣氛。這位英國女演員身著一襲活潑的Dolce & Gabbana洋裝,帽子邊緣站著一隻古靈精怪的知更鳥,完全無懼鏡頭和閃光燈的攻勢。也許是剛剛重回大螢幕的神奇保母Mary Poppins大顯神威,陰雨綿綿的倫敦當天突然晴空萬里。踩在樓梯上的助理從天花板撒下人工花瓣,背景裡的花園架了一座旋轉木馬,還有一整群從小吉娃娃到大丹犬的活潑狗狗,讓人彷彿置身《愛‧滿人間》(Mary Poppins Returns)的原始場景之中。

站在帽沿的知更鳥George,絕對是整場拍攝的亮點,連Emily Blunt都被牠的魅力收服。「我好想養一隻!每個女孩都想要一隻知更鳥。」她驚呼道。Julie Andrews在《歡樂滿人間》裡和一隻可愛的知更鳥成為知己,對著牠獻唱了電影裡的經典名曲〈A Spoonful of Sugar〉,但在續集《愛‧滿人間》裡,知更鳥的蹤跡只剩下Blunt帽子上的一片羽毛,粉碎了不少人的童年回憶。「大蕭條的時候本來就比較黑暗,是吧?」Blunt打趣說道。
重現童年魔法
拍完封面後幾天,我和Blunt在西倫敦一間由錄音室改建的咖啡廳見面。這裡離Blunt長大的地方不遠,她的爸媽現在也住在這個區域。Blunt本人的髮色比我想像得更金、身材也更纖瘦,說話時的生動表情散發著趣味和智慧,閃著玫瑰光澤的臉龐,則和18世紀法國畫家Jean-Honoré Fragonard畫中人物一般美麗。

她身著Dior圖案毛衣,鑲綴著大珍珠的青綠長褲,搭配Christian Louboutin深色平底鞋和Dior 拼布手提包。鮮豔亮眼的顏色搭配,和俏皮的神奇保母Mary Poppins也有幾分神似。「出門前我就想,有何不可呢?我本來就喜歡混搭顏色和不同風格。」Blunt說道。經過近一年的拍攝,她的神情還有幾分電影裡保母的任性與調皮,在準備這個角色時,Blunt只讀了這本原著小說,並沒有參考之前的翻拍電影。「雖然我小時候看過這部電影,但是在準備角色的時候我決定不以它為借鏡。書中的文字已經將她的角色特質描繪得非常清楚,我決定不再拿Julie Andrews的經典詮釋來讓自己更緊張,以平時準備其他角色的方式平常心以對。」
揣摩文字詮釋
Blunt詮釋的Mary Poppins虛榮、任性、機靈卻又難以捉摸,精準到位的倫敦口音有時候還帶有一點倫敦東區方言的味道。「她認為自己比任何人都厲害,而確實也是如此。我認為她講話的速度和方式,就是希望與人相處能保持在一定的距離之外,避免讓自己多愁善感。」除了小說之外,Blunt對這個角色的靈感還來自於1940年由Rosalind Russell主演的脫線喜劇電影《小報妙冤家》(His Girl Friday)。「其中有一位講話快得像機關槍的記者,每次出現時的氣場就像龍捲風過境。我看到她的時候心想,『沒錯,就是這個節奏!』」

延續上一部電影,《愛‧滿人間》的故事發生在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時期,當初的主人翁小男孩Michael Banks已經長大,正為了自己的三個小孩與生活煩惱。這時,Blunt所飾演的Mary Poppins坐在風箏的頂端,穿越籠罩倫敦的烏雲俏麗登場。「我離地50呎、吊著鋼絲,卻得演得好像毫不費力。」Blunt回想起拍攝時的辛苦過程,「但這時,有個攝影大哥走過來對我說:『看到Mary Poppins回來,實在是很感動。』」今年高齡92歲的原班底Dick Van Dyke也回歸續集,還有一段載歌載舞的橋段。「就算已經92歲,他的眼神、微笑,都深深打進你的心底。有他在這裡真的很讓人感動,雖然一天的拍攝結束他一定是精疲力盡,但是在換場的時候,他還是會來搭我的肩、唱著經典歌詞It’s a jolly holiday with Mary逗著我玩。」Blunt說道。
曾受口吃桎梏
Blunt自己的生長背景其實酷似故事裡的英國中上階層家庭:祖父是個少將、叔叔則是英國國會議員。那Blunt小時候家裡有沒有請過神奇保母呢?Blunt打趣地說,外婆就是她心目中的神奇褓姆:「她總是有精彩的故事可以講,還很有藝術才華,家裏到處都是她的水彩、油畫和壓克力顏料。隨手捻來冰箱裡的幾樣東西,就可以變出一道好菜。」

Blunt在家裡四個小孩排行老二,她和大姐Felicity特別親近。身為作家經紀人,大姐Felicity的丈夫正是與Blunt在《穿著Prada的惡魔》(The Devil Wears Prada)裡同台、飾演光頭藝術總監的演員Stanley Tucci。「我們姐妹倆只差了17個個月,所以我們特別親,有很多自己才懂的秘密語言。」Blunt小時候是個安靜、愛看書的孩子,講話還會口吃。「因為我有口吃,我變得時常在觀察身邊的人事物。我會在地鐵上看著每個人,在腦海裡想像他們的人生故事,我一直有種自然的慾望去想像別人的生活。」除此之外,舞台也是少數Blunt講話自在的地方,「我從很小就開始演戲,因為只有演戲的時候我能夠好好講話。我沒有告訴過別人,但我小時候常常一個人在鏡子前面自言自語,不斷嘗試不同的演法。」
舞臺發掘天賦
Blunt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走上專業演員之路。她以前立志主修語言、成為口譯員,但是在因緣際會下,在寄宿學校Hurtwood House選上了學校的舞台劇角色,到了愛丁堡國際藝穗節舞台表演。當時負責的代課老師,就是在哈利波特系列裡的扮演哈利爸爸的演員Adrian Rawlins。「
那是一部非常不好演的搖滾歌劇,其中最可怕的一幕是我必須用衣架讓自己流產,還要一邊唱著歌!」她笑了笑,「整個檔期大概只有30個觀眾吧!」很幸運的,Adrian Rawlins的經紀人是那30位觀眾其中之一。他注意到了Blunt的才華,並立刻簽下了她,「這真是太瘋狂了!也許就是因為我當初並沒有認真想走這條路,放鬆的態度才讓我一直拿到角色。」

Blunt的演藝之路,就從這場搖滾歌劇展開。隨後第一次登上專業舞台,就和獲獎無數的傳奇英國女星Judi Dench同台,合作Peter Hall作品《The Royal Family》,更以此抱回了最佳新人的殊榮。接著以她的首部大螢幕作品,由Pawel Pawlikowski導演的淒美的少女成長故事《夏日午後的初纏愛戀》(My Summer of Love)和《穿著Prada的惡魔》的助理艾蜜莉一角家喻戶曉,之後挑戰的各種類型古裝劇、科幻片,以及最近的恐怖片《噤界》(A Quiet Place)也都大獲好評。
傳奇女星楷模
也許就是因為她的演藝事業一路自然順遂,Blunt對她的成就非常泰然處之。她認為J
udi Dench就是她在演員路上最好的榜樣,「我從她身上學到如何保持優雅、對一切心懷感激,她讓我在年輕時就知道自己作為演員想要成為的樣子。我後來學到,只要一個難合作的人就能打壞整個劇組氣氛,碰到這種時候會讓人巴不得趕快把電影拍完。」Blunt平易近人、完全沒有明星架子,這種特質也讓她和幾乎所有好萊塢一線明星都打成一片。「我很少碰到無法相處的人。我在和很多人合作前都曾經被朋友警告,但我最後都和這些人合作愉快,我很喜歡認識各式各樣、甚至古怪的性格,這樣才能接觸不同的想法。」
Blunt一向盡量避免成為輿論焦點,但自從和身兼導演和劇作家的演員John Krasinski相戀後,甜蜜的兩人便成為媒體寵兒。他們在2008年認識、兩年後在共同好友George Clooney的豪宅低調完婚,「雖然John和George從合作《愛情達陣》(Leatherheads)以來就一直是好朋友,但我還是不敢相信他真的會把房子借給我們結婚,一開始我們都當他在開玩笑。」
珍惜家庭時光
Blunt夫妻倆如今育有兩個女兒,兩歲的Hazel和四歲的Violet。夫妻倆更因為考量孩子的成長環境,從洛杉磯搬到更像Blunt家鄉倫敦的布魯克林,「布魯克林的文化更多元,也有種鄉下的感覺,用走的就可以到所有地方。這裡的居民也比較讓人放鬆,看到我們態度都超自然。」Blunt很享受在家裡做飯、接送小孩的平淡日子,「我們兩個都是事必躬親的個性,也很享受這樣的生活方式。」回想起初為人母時的心情,她特別感謝老公的一路支持。「跟所有新手母親一樣,當時我完全還沒準備好迎接改變,但我現在已經記不得沒小孩的生活了!孩子真的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心力,他們在很多地方非常需要你,所以每時每刻幾乎都得一心多用。」

 
抽言
  • 我從很小就開始演戲,因為只有演戲的時候我能夠好好講話。"
  • 我會在地鐵上看著每個人,在腦海裡想像他們的人生故事,我一直有種自然的慾望去想像別人的生活。
  • 我很少碰到無法相處的人。我在和很多人合作前都曾經被朋友警告,但我最後都和這些人合作愉快
  • 《噤界》大概是我演過最痛苦的角色,因為母親用生命保護小孩的感受太過貼近自己
 
【本文轉載自「《Harper’s BAZAAR》國際中文版」;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】


[圖擷取自網路,如有疑問請私訊]